[添加收藏] [设置首页]

 

赴一场春天的梦

作者:李雪洁  发布时间:2018-04-17 10:21:07


    爱极了南方的空气,抛却凛冽,没有污染,干干净净,软软糯糯,像是一颗棉花糖打在脸上。

    爱极了南方的树木,优雅恣意,青葱盎然,慵慵懒懒,轻轻巧巧,每一棵都有它独特的形状。

    于是从厦门归来,走下飞机感受到北方初春不肯褪去的寒冷之时,像是别了一场美梦。

    总要写点什么,趁记忆还温热。

    偶尔晴时多云,偶尔有阵雨,是对这几日厦门天气最好的注脚。

    被一只大手牵着走,走在雨点里,走在阳光下,走在阴云中。

    感受到的空气温润,雨珠温润,汽笛声温润,人也是温润的。

    把工作抛在脑后,生活中的烦心事也暂且不提,就那么走走停停,逛吃逛吃,像个没心没肺的孩子。

    在芙蓉隧道和每一幅喜欢的涂鸦合影,拍得不亦乐乎。

    在日光岩静听远处的汽笛声,撑一把伞遮挡渐密的雨点,又与漫上来的雾气撞个满怀。

    在高耸的台阶上仰望南薰楼屹立的屋顶,寄一张明信片给朋友,告诉她三月厦门的风轻云淡。

    在曾厝垵的陶艺店耐下性子做一个花插,选好喜欢的颜色,再填写地址,设想不久之后收到自己大作时的欣喜。

    在小村庄的鹅卵石路上漫步,看一座座形态各异的土楼,从土楼的裂缝里感受岁月剥蚀的痕迹,闭上眼睛想象大鱼鲲从中腾飞的样子。

    在云水谣窄窄的木桥上听水声迅疾地流过,看水车被河水拉长的影子,细想一回电影里的情节,再抓紧他的手一起小心翼翼地过河。

    仰望每一棵巨大的榕树,有胡须的,没有胡须的,都有壮硕的身躯和郁郁葱葱的树冠,大有包罗万象之感。巴金先生在《鸟的天堂》里说:“这棵榕树好像在把它全部的生命力展览给我们看。那么多的绿叶,一簇堆在另一簇上面,不留一点缝隙。翠绿的叶子明亮地在我们的眼前闪耀,似乎每一片树叶上都有一个新的生命在颤动,这美丽的南国的树!”我没有看到鸟,却也觉得在阳光灼热的正午置身榕树下,在它制造的阴凉里喘一口气,绕着布满青苔的树干走上几圈,再痴想一回,的确像是到了一个小天堂。

    俯身看每一朵不知名的小花,紫的淡雅,黄的明净,红的艳丽,粉的娇羞,常常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盛开,乱花几欲迷人眼,却没有能力把它们的美描述一二,只能自顾自地将之保留在记忆里,任由它们恣肆生长。

    古人烟花三月下扬州,我也偏爱在北方寒气还未褪去的时候奔赴南方,去赴一场春天的梦。

    如今,这梦又该醒了。

 

第1页  共1页

编辑:邢星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您是第 2201912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