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设置首页]

 

石景山法院发布加大执行力度破解执行难情况

作者:王小龙 高宇苹 任冰玉  发布时间:2017-12-13 15:22:25







主持人:石景山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新闻发言人闫辉




通报人:石景山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杨森




通报人:石景山法院执行局局长高雪林





  “没想到欠钱还影响我网购,我来还钱,不躲着了……”今年6月,失联已久的“老赖”谢某主动现身还钱。原来,涉及一起借贷纠纷的谢某,经法院判决生效,拒绝履行义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之后,谢某的芝麻信用分从650分一度降至450分,属信用较差,直接影响其使用共享单车、个人消费贷款等。谢某对自己未及时履行生效判决表示非常后悔,目前该案双方已达成和解协议并全部履行完毕。这是发生在北京市石景山法院执行工作中的真实案例。

  12月12日,石景山法院召开以“以加大执行力度为抓手,打好‘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

  本次发布会由石景山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新闻发言人闫辉主持,石景山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杨森通报石景山法院加大执行力度破解执行难情况,结合执行工作实践提出相关建议,执行局局长高雪林发布六起强制执行典型案例。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巴布科克·威尔科克斯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工程部总经理张翠熙,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文法与管理学院院长许保国参加此次活动。

  入失信 限消费 

  超过300个案件的“老赖”主动现身

  随着我国征信体系建立,失信名单作为对被执行人进行信用惩戒的一种方式已逐步开始发挥作用。被纳入失信名单的人无法办理银行贷款、信用卡,不能开设公司、担任公司高管,不能参加政府招投标等,甚至会因为在网购平台的信用分数降低,导致在网购、使用共享单车、分期付款购物方面也会受到限制。而限制高消费措施已经与我国铁路总公司、民航总局联网,禁止被限制高消费的被执行人乘坐飞机高铁等交通工具,通过限制被执行人的日常消费行为来促使其履行义务。

  失信名单不仅会对个人的日常行为造成影响。沈某与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劳务合同纠纷,审理期间,该公司在收到法庭传票后,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应诉,法院启动公告送达程序后方才现身。最终经法院判决,某建筑公司向沈某支付损失费13000余元。判决生效后,该公司故技重施,继续失联。11月2日,沈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收案后,执行法官按法定程序向被执行人送达执行通知,责令其报告财产并在宽限期内及时履行,并注明不履行的法律后果。最初,还能与被执行方取得联系,其也表示会尽快履行。但告知其具体履行事项后,执行法官再次多次拨打被执行人法定代表人电话,均被拒接。宽限期满后,执行法官决定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1月20日,消失了大半月的被执行人主动来电,询问法官如何缴费,能否从失信名单上去除。原来,被执行人法定代表人得知自己单位被纳入失信后,想到相关合作方知晓后生意可能受到影响,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法官对其行为予以严肃批评。在告知其履行途径后,半小时被执行人就将全部款项缴纳完毕。

  杨森在发布会上介绍,今年已有超过300个案件的被执行人因受到失信名单或限制高消费的限制主动与法院联系履行义务,减少了法院“被执行人难找”的困难。

  被拘留 遭罚款

  强制措施威慑老赖

  为解决“被执行人难找,执行财产难寻,协助执行人难求,应执行财产难动”的问题,石景山法院在调研造成执行难的各类原因的基础上,突出工作重点,以加大执行力度,尤其是加大抗拒执行行为的打击力度为突破口,多措并举,攻坚克难,推动执行工作有效开展。

  据了解,除了通过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名单、限制高消费等新型手段限制被执行人的工作和生活,石景山法院以拘留、罚款等传统强制措施,对被执行人形成执行威慑。  

  蒋某系来京务工人员,与北京某餐饮公司劳动争议申请劳动仲裁,因该餐饮公司已停业,相关负责人不知所踪,经公告,仲裁缺席裁决该餐饮公司向蒋某支付工资6万余元。裁决生效后,该餐饮公司未支付,蒋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同时,某木业公司与该餐饮公司供货合同纠纷一案,经缺席审理,判决餐饮公司支付拖欠货款80万元。因餐饮公司未履行,木业公司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过程中,蒋某提供线索称该餐饮公司的部分资产在停业后被某文化公司无偿接管,后又被变卖给某投资发展公司,目前尚有部分尾款约100万元未支付,申请人已申请追加该文化公司作为被执行人。执行法官及时核实上述情况,确认属实后及时向某投资公司发出执行裁定书,要求其停止应支付给某文化公司的转让款。待某文化公司被追加为被执行人后,执行法官及时发出扣划裁定,并通知某投资公司协助执行,将未支付的款项汇至法院账户。但该投资公司称其非案件当事人,无义务配合法院,一再推脱,拒不履行协助义务。

  考虑临近年底务工人员生活实际,从全力保障涉民生案件妥善执行出发,在对协助义务人进行充分的释法明理后协助人依旧不予配合的情况下,石景山法院决定对其处以30万元罚款。被处以罚款后,协助义务人认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向法院作出悔过并将全部款项移交。

  自2017年以来,石景山法院逐步建立集中拘留、罚款机制,不但将拘留、罚款作为对妨碍执行工作的惩戒措施,而且将其作为一种促进履行、打击拒执的手段。杨森介绍说,石景山法院每月定期对拒不履行义务的被执行人采取集中拘留措施,仅2017年1-10月,石景山法院就拘留22人次,罚款4人次,超过2016年全年。此外,拘留、罚款已逐渐发挥其威慑作用,在今年7月石景山法院举行的一次集中拘留行动中,拟对6名被执行人采取拘留措施,但其中5人感受到法律的压力在执行拘留前就履行了全部义务。

  情节重 存侥幸

  拒不执行被判刑

  针对故意逃避执行情节严重、致使生效法律文书无法执行的当事人,法院依法对其追究刑事责任。拒不执行判决罪针对被执行人、协助执行义务人、担保人等负有执行义务的人有能力履行而不履行的情形,例如故意转移财产、毁灭证据、暴力抗拒执行等等,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

  拒不执行判决罪是对拒不履行义务的最严厉的处罚措施。高雪林介绍,石景山法院通过抓典型案例树立示范效应,搜集证据,首次将一名执行期间故意转移财产的被执行人追究刑事责任。

  郝某是残疾人,父母早已过世,其患有严重风湿病,近年又作了股骨头置换等手术,生活勉强自理,在养老院休养期间结识了梁某。出于对梁某信任,向其出借8.5万元钱款,后梁某迟迟未予归还并不知所踪。郝某提起诉讼,经公告送达,法院缺席判决梁某承担还款义务。判决生效后,郝某申请强制执行。

  今年4月20日立案后,因无法联系上梁某,次日通过司法专邮向梁户籍地辽宁省辽中县大黑乡某村邮寄了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5月底,经多方查找,终于联系上梁某,梁某电话中答复会尽快联系郝某协商解决。但梁某并未实际履行,亦未向法院报告财产情况。9月,本院委托当地法院对其财产采取查封措施时,得知梁某已于8月8日将自己名下唯一房产出售且房款已转移。9月22日,执行法官将梁某传唤到本院,对其严正警告,但梁某依然百般抵赖,拒不给付,法官依法对其予以司法拘留。

  由于申请执行人情况较为特殊,被执行人明显具备履行能力却拒不履行且转移财产,对申请人生活造成进一步影响,并间接影响到申请人身体治疗进程,性质较为恶劣。综合以上情况,执行法官认为被执行人的行为已涉嫌拒不执行生效判决罪。9月27日,本案移送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侦查并提起公诉。9月29日、9月30日,梁某将欠款全部缴纳。经审理,梁某于11月28日被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拘役三个月,该案系石景山法院首例拒不执行判决罪案件。

  高雪林指出,本案被执行人显然具备履行能力,明知生效判决确定的履行义务却心存侥幸,不仅不主动履行义务,反而拒绝、阻碍执行,且转移财产试图逃避执行。对法官的多次严正告知置若罔闻,对申请人的实际困难置之不理,在被采取强制措施,进入刑事追责程序后才迫于压力履行,其行为破坏了正常的执行秩序,也严重侵害了申请人合法权益。“在当前抗拒执行、逃避执行现象多发,执行难问题突出的背景下,为实现判决内容,增强司法权威,提高司法公信力,人民法院对此类行为严厉打击显得尤为必要。”高雪林说。

  多措并举破解执行难,石景山法院取得丰硕的战果。据统计,2015年石景山法院执行工作结案5526件,执结标的3.1亿元;2016年结案6000件,执结标的23.8亿元。

  杨森表示,下一步,石景山法院会继续强化执行措施,不断探索解决执行难题的新路径、新方法,并加强与相关部门协作,不断完善联动机制。除此之外,希望通过加大媒体宣传力度,提高当事人风险意识,最终全社会形成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合力,共同攻克执行难。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您是第 2203729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