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设置首页]

 

偶然的梦想,一生的事业

作者:赵伟伟  发布时间:2016-01-25 10:36:39


    有一种懒惰叫执着,可以把一成不变看成是对梦想的坚持。

    有一种挣扎叫努力,可以在诸多不甘之后破釜沉舟革了自己的命。

    有人曾经问我,你们法科学生是不是都像你这样活在纠结之中?思想如此澎湃,论辩如此激昂,外在却如一潭死水,内外动静太过不一,时间长了是否会人格分裂?别人我不知道,于己却也依然难以回答。着实不知是性格使然还是所学所致。总之,学法用法十二年有余,经过法理、法律、经验的无数次吞吐运动,我的心智早已不是我期冀的样子。

    回首过往,我从来都不是个拥有伟大梦想的人。作为普通农民后代,我不曾接受家庭的文化熏陶,拼命读书的终极目标就是改变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而残酷的高考竞争锻造了一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教科书的考试机器。彼时,我不懂法律也没想过要为之献身,但高考志愿的偶然选择,却让法律注定成为我一生的事业。

    学法七年,从最初惊叹法的浩瀚,到渐次体悟理的深邃,从各分学科庞大知识系统的吸纳,到法律思维逻辑的严格训练,整个过程让人觉得美妙怡然。还记得,初读法律之门的忐忑,初登辩论席的紧张,初听法学名师教导的兴奋,无数次初体验之后竟也相信自己就是天生的法律人。尽管本科所就读的学校并非法学名校,但开放的教学方式,丰富的图书资料,毗邻北大、清华的地理优势,让我们能够接受到相对前沿的理论资讯,认识到相对开阔的法律领域,最重要的是在自由阅读、放肆论辩的环境中培养了我们对法的兴趣和信仰。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似乎有了最初的梦想,尽管还不明确是具体什么,但确实喜欢上了这一行,而且坚信社会的进步离不开法律人的参与,能成为其中一员将是毕生的骄傲。到后来,不断明白法律其实是一门实践的科学,而即将面对职业选择的时候,我也是有意识的奔波于法院、检察院、律所、公司等需要法律人才的地方实习,寻找自己最为合适的位置。有幸的是,我找到了。

    用法五年,面对的是现实社会的另一番天地。毕业就到法院,尽管归宿不错名声好听,但是从学校到体制内部,于法律工作的规律来说总觉得还缺少点社会经历的过渡。然而,法院工作还是提供了增加社会阅历的丰富土壤。由于是基层,在这里既会遇到书本上难以解答的民间难题,也会于纷繁之间发现最通俗的法理;既会遭遇无理取闹、撒泼打滚的当事人,也偶尔幸会有理有据、慷慨激昂的高能律师;既要学会讲政治、讲党性顾全大局,又要拼干劲拼人品争当结案能手。这种种历练,使得身为法官要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能文能武,这是对社会现实最真实刺激的体验。而要成为个中高手,则应像邹碧华法官那样,热爱审判事业,热爱群众工作,更重要的是要把实践升华为理论,在法律与现实循环往复的过程中真正服务法治社会的建设。于我们来讲,这才是各行业法律人的共同目标。

    在高尚与平凡之间,梦想与追求也许就是那道分水岭。作为法律人,无妨将那可能是偶得的梦想,作为一生的事业去追求。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您是第 2200269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