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设置首页]

 

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诉河南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河南某建设集团劳务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

工程量确认单与工程质量认定的辨析及质量修复之审理裁判思路分析

作者:左文兢  发布时间:2015-05-15 15:02:10


    关键词  工程质量  主合同义务  合理市场价格 

    裁判要点

    工程质量问题是建设工程的核心问题,法院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应侧重对施工方保障工程质量合格的义务审查。工程存在质量问题的认定在存在明显证据的情况下,可无需进行鉴定,由法院直接认定。在工程存在质量问题的情况下,发包方与承包方对已施工部分核算完毕工程量,是否意味着发包方认可工程质量无问题,是否意味着已核算工程量不存在质量问题,这不仅是法律问题,亦涉及建设领域实践操作问题。在纠纷已经诉诸法院解决的情况下,法院面对此问题,应当严格从法律上审查,并应侧重保障工程质量。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三条、第三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

    案件索引

    一审: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2011)石民初字第3800号(2014年7月4日)

    基本案情

    原告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起诉称:2010年7月21日,原被告签订《消防工程劳务合同》,约定被告承包原告某商务中心项目消防工程地下室施工段消防水和消防电的劳务工作。双方已就被告已施工的工程量进行确认。由于被告仅完成了承包工程的一部分,原告委托监理单位对被告已完成的施工工程进行质检,发现被告施工的部分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为此原告不得不重新组织施工队伍重新施工,给原告造成经济损失。经核算原告应付被告施工费为2 127 587.98元。但原告已支付被告施工费3 488 134.2元。即原告实际多支付被告施工费用1 310 546.22元。被告已构成不当得利,应当返还。自2011年5月至2011年7月15日,被告组织的施工人员多次聚众围攻原告的施工现场,惊动项目甲方、项目总包方、朝阳区住建委和当地公安机关,给原告的形象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根据原被告双方的约定,原告可对被告施工人员的行为给予被告20 000元的罚款。诉讼请求:1、请求确认双方之间的蒋台项目消防工程劳务合同关系已于2011年6月28日正式解除;2、请求确认双方于2011年6月28日签订的《劳务纠纷协议》无效;3、判决被告返还原告多支付的施工费1 310 546.22元;4、判决被告承担违约金(罚金)20 000元;5、判决被告承担因质量不合格而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220 400元;6、判决被告赔偿丢失的材料48 582.82元;7、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河南某集团、河南某劳务公司答辩称:同意原告第一项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不同意原告第2至第7项诉讼请求。2010年7月21日,双方签订《消防工程劳务合同》约定我方承包原告分包的某商务中心项目消防工程地下室施工段消防水和消防电的劳务工作。因原告不履行合同义务,致使我方无法继续履行承包合同。经双方达成补充协议。双方签订补充协议是真实有效的,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胁迫、欺诈等情形。我方退出施工现场。工程已经验收合格,双方已经对工程数量和质量核对无误,并签署《工程量确认单》,工程不存在质量问题。原告至今尚欠部分劳务款没有支付。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7月21日,发包方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将某商务中心项目消防工程地下室施工段消防水和消防电劳务工作分包给承包方河南某劳务公司,并签订《消防工程劳务合同》。双方当事人确认原告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已向河南某劳务公司支付工程款共计3 438 133.23元,现工程已经移交实际使用。案件审理过程中,本院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摇号确定北京建基业工程管理有限公司为本案鉴定机构。2012年3月20日,鉴定机构作出鉴定报告,经核算本案工程总价款应为3 369 687.08元。

    施工期间,2011年6月15日,监理单位向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发出《监理通知》,载明:地下室部分消防系统工程存在质量问题和工程进度问题,并要求整改。其中,工程质量问题包括:“1、地下室消防报警系统已敷设线槽,无跨接地线,未做接地测试;2、地下室消防报警配管,无跨接地线,施工工艺不规范,多处未刷防火涂料;3、地下室消防报警穿线,未做绝缘测试;4、地下室消防喷淋、消火栓系统水平管道安装不在一条线,立管不垂直,麻头未清理干净,防腐不到位,支吊架不符合规范(角钢小、螺栓长、吊环小);5、风管、桥架、成排管道未加下喷;6、消火栓头距地超规范(有1.2米);7、泵房水泵安装、管道、支架安装不符规范要求立即整改。”。后因双方已经终止合同,故阿科普公司在未通知被告河南劳务公司的情况下,将质量问题自行修理完毕,现工程已移交实际使用。

因双方在施工过程中,发生纠纷,遂决定终止施工进行工程量及工程价款的核算。2011年6月16日,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与河南某劳务公司签订涉案工程内容的《工程量确认单》,对河南某劳务公司已施工项目进行确认。

2011年6月28日,甲方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与乙方河南某劳务公司签订《劳务纠纷协议》,双方约定:甲、乙双方经友好协商对某商务中心地下室消防工程达成以下共识:1、甲、乙双方经协商工程量已确认无异议;2、甲、乙双方共同委托工程咨询公司对双方确认工程量进行现行造价评估;3、造价评估结果得出后,甲方于3日内向乙方支付剩余劳务费。

    裁判结果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7月4日作出(2011)石民初字第3800号民事判决:一、河南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河南某建设集团劳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退还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款六万八千四百四十六元一角五分;二、河南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河南某建设集团劳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工程质量修复损失九万五千元;三、驳回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经核算本案工程总价款应为3 369 687.08元,双方当事人确认已付工程款共计3 438 133.23元,故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多支付河南某劳务公司68 446.15元,河南某劳务公司应当返还。河南某集团依据约定系连带保证人,故应承担连带给付义务。本院对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此项请求合理部分予以支持。

    《工程量确认单》性质应为仅是确认了工程量,从而据此进行结算或审计,并确定工程造价。工程质量系建设工程全部工作的核心,系主合同义务,对于主合同义务的免除,应当由权利人通过明示而进行明确放弃。本案中,在监理单位已经下发《监理通知》的情况下,河南某劳务公司仅以原告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在第二日签署《工程量确认单》为由,主张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已经认可此前施工内容无质量问题,此答辩意见明显与事实不符,不符合建设工程实务情况,亦与法理相悖,本院不予采纳。

    现双方已经终止解除施工合同的情况下,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在修复前应当通知河南某劳务公司,进行善意、合理告知,而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在未通知河南某劳务公司自行维修,故法官对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自行修复费用清单的真实性和数额的合理性无法在合乎逻辑的事实基础上予以确认。据此,本院依据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二项规定对自行修复费用参考合理市场价格予以确定。

    案例注解

    一、本案工程是否存在质量问题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实践中,在双方存在争议的情况下,工程是否存在质量问题的认定方法通常以工程质量司法鉴定的方式予以确认。笔者认为,并非质量问题均适合通过司法鉴定予以确认,因为司法鉴定必然会对案件审判效率造成影响,会延长案件审理时间和周期,而且不是所有案件均能够使用司法鉴定。而通过鉴定确定工程存在质量问题,笔者总结应满足以下条件:1、双方就质量问题存在争议;2、没有明显证据证明工程存在质量问题;3、案件争议的工程质量问题未予修复,工程所争议现场状况仍然存在。

    根据以上内容,承办人认为案件即无需适用鉴定程序,原因是工程相关质量问题已经由监理单位发出《监理通知》予以确认。审理中,审判人员应从监理单位法律地位、《监理通知》形式和内容等方面给予法律分析和效力认定。

    监理单位系《监理通知》的作出主体,针对工程质量问题,监理单位是否具有认定工程质量的资格,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赋予了监理单位的具体质量监督职责。其中第三十二条规定“建筑工程监理应当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及有关的技术标准、设计文件和建筑工程承包合同,对承包单位在施工质量、建设工期和建设资金使用等方面,代表建设单位实施监督。工程监理人员认为工程施工不符合工程设计要求、施工技术标准和合同约定的,有权要求建筑施工企业改正。工程监理人员发现工程设计不符合建筑工程质量标准或者合同约定的质量要求的,应当报告建设单位要求设计单位改正”。 

    形式上,《监理通知》系由工程建设方委托,处于中立地位。监理单位工作依据是工程承包合同和监理合同,监理单位的职责就是在贯彻执行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促使发包方、承包方签订的工程承包合同得到全面履行,控制工程建设的投资、工期、工程质量,进行安全管理、合同管理,协调有关单位之间的工作关系,即建设工程领域实践中俗称的“三控、两管、一协调”。

    内容上,《监理通知》载明的具体质量问题包括:1、地下室消防报警系统已敷设线槽,无跨接地线,未做接地测试;2、地下室消防报警配管,无跨接地线,施工工艺不规范,多处未刷防火涂料;3、地下室消防报警穿线,未做绝缘测试;4、地下室消防喷淋、消火栓系统水平管道安装不在一条线,立管不垂直,麻头未清理干净,防腐不到位,支吊架不符合规范(角钢小、螺栓长、吊环小);5、风管、桥架、成排管道未加下喷;6、消火栓头距地超规范(有1.2米);7、泵房水泵安装、管道、支架安装不符规范要求立即整改。

    上述质量问题在建设工程施工专业领域属于一般质量问题。工程质量问题是反映建筑工程满足相关标准或合同约定的要求,包括其在安全、使用功能及其在耐久性能、环境保护等方面所有明显和隐含能力特性问题的总和。工程质量问题根据其重要性程序分为严重质量问题和一般质量问题。严重质量问题就是建筑工程中对安全、卫生、环境和公众利益起决定性影响的质量问题。一般质量问题就是除严重质量问题以外的建筑工程质量问题。

    本案中,工程已经由监理单位出具《监理通知》,属于存在明显证据证明工程存在质量问题,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就此已经完成了举证责任,《监理通知》具有工程存在一般质量问题的证明效力,且《监理通知》具体列明了质量问题的具体表现,故法院经审理认定涉案工程无需进行质量鉴定,承包方河南劳务公司存在施工质量问题。

    二、《监理通知》与《工程量确认单》之间的法律关系

    2011年6月15日,监理单位发出《监理通知》后次日,即2011年6月16日,原告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某河南劳务公司就签订了《工程量确认单》,对河南某劳务公司已施工项目进行确认。为此,产生了争议。原告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主张工程现存在质量问题,依法应由河南某劳务公司承担法律责任;被告河南某劳务公司主张双方已经于2011年6月16日在核对无误的情况下签署了《工程量确认单》,故对《监理通知》所载质量问题已经进行了解决。对此,笔者认为应进行如下法律分析。

    《工程量确认单》在建设工程实务中的性质。在建设工程实务中,部分施工内容完成后,施工方要以工程经济签证的形式向发包方申请支付相应工程款,一份完整的工程签证的资料是:A、工程签证单 B、《工程量确认单》+工程变更单或者工程洽商。而《工程量确认单》性质应为仅是确认了工程量,其作用为:只要有《工程量确认单》,建设方即可以进行结算或审计,从而确定工程造价。

    因此,《工程量确认单》并不能否定施工方在施工期间存在的质量问题。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基本流程中,通常是施工单位在施工一定阶段后,即应向发包方上报工程量,并请求发包方予以签字确认,以此作为双方日后结算工程价款的依据。而监理单位对施工质量的监督即穿插在此期间,在监理提出质量问题后,施工方有义务进行整改,以完成其适当施工的义务。一方面,对工程量的确认和对质量的整改应系发包方与施工方的各自义务,即施工方进行施工,发包方按工程量日后结算工程价款,施工中存在的质量问题,施工方应及时进行维修,以达到相应施工质量;另一方面,对工程量的确认和对质量的整改系施工方完成施工义务的两个互相独立的标准,即施工方要保质保量的完成施工,量的方面为对工程量的确认,质的方面为对质量的整改以保障施工合格。

    如果用发包方在工作量上的确认材料来覆盖、确认已存在的施工质量,显然是不正确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全部法律规范的目的是加强对建筑活动的监督管理、保证建筑工程的质量和安全,因此工程质量问题是建设工程的核心问题。涉及工程质量条款也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主要权利义务内容,施工方交付符合质量约定的工程系其主合同义务。依据法理,对于主合同义务的免除,应当由权利人通过明示而进行明确放弃。本案中,在监理单位已经下发《监理通知》的情况下,河南某劳务公司仅以原告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在第二日签署《工程量确认单》为由,主张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已经认可此前施工内容无质量问题,此答辩意见明显与事实不符,不符合建设工程实务情况,亦与法理相悖,审判人员最终未予以采纳。

    三、发包方自行修复质量问题的审理思路和裁判尺度

    通过上述分析,现案件依据《监理通知》已经确认工程存在质量问题,且质量问题系被告河南某劳务公司施工原因导致,河南某劳务公司依法应当承担相应责任。《监理通知》所载质量问题现已由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自行修复完毕,在修复过程中,因双方已经终止合同,故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未通知河南某劳务公司,现工程已移交实际使用。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系自行维修,故庭审中其提供的维修费用清单系单方制作,并无河南某劳务公司签字确认。

   对此,审判人员认为在双方已经终止解除施工合同的情况下,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在修复前应当通知河南某劳务公司,如河南某劳务公司拒绝维修或在合理期间内不予回复,则河南某劳务公司行为属于拒不履行合同义务的严重违约行为,在此情况下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自行维修属于减少损失、保证工程进度的合理行为,其发生的自行维修费用客观上亦无法通过河南某劳务公司进行确认,因此法院可据此予以认定修复费用数额。而本案中,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在未通知河南某劳务公司自行维修,故法官对北京某机电工程有限公司自行修复费用清单的真实性和数额的合理性无法在合乎逻辑的事实基础上予以确认。

    而本案工程确存在质量问题,现工程质量问题确已修复完毕,修复必然会产生费用,对此费用法院应如何确认。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二项规定:“价款或者报酬不明确的,按照订立合同时履行地的市场价格履行;依法应当执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的,按照规定履行。”通过此条款,合同法对于价款数额不明确的处理原则为“订立合同时履行地的市场价格”,此价格标准亦可理解为事发时的合理市场价格,故法官据此掌握的裁判尺度为自行修复费用应以所需合理费用为限,具体裁判依据以专业工程造价公司参照本案诉讼材料给予的专业答复意见确定了修复所发生的合理人工、材料价格。本案裁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并自行履行了判决内容。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您是第 18597529 位访客